我又想换昵称了

消失的文笔
进阶中·话题终结者·尬聊小分队队员
随便摸了几篇本命后默默为自己点开群嘲
猫咪后院里的小型纸箱真可怕

谜鹅 just be with u【秘密花园au】

①这里的秘密花园是那本儿童读物 不是电视剧w
②有ooc,渣设定,不会写多重人格客串儿童剧←_←
③我是渣渣但我爱他们
④特别靴靴 @10tails的建议和鼓励(≧ω≦)/❤
⑤治愈向也许?

  大风呼啸过旷野,钟表响了十二下,Edward nygma从床上下来,拿起木篮,举着蜡烛穿过长廊。走到另一头右拐——再往前数两个,他拉开那扇门。
  窝在床上的身影听见吱呀声后慢慢坐起来,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和大得不正常的蓝绿色眼睛。“晚上好。”Edward小声说,“看,我带来猫了。”
  Edward走到床脚,Oswald不说话,看着他掀起小被褥,露出下面的一群猫。“他们都是谁的?”他开口问,之后低下头。那只黑白花色的毛团开始努力舔他的手。“赛琳娜——就是平时帮我收拾房间的那个人——的弟弟养的。我说把他们带过来时他同意了,等他们断奶后可以送给你一个小家伙。”
  “我知道那个女佣。要是我的保姆离开了,她会过来照顾我。”木材在Osward看着小猫往自己手上靠说:“我就要这一只。我可以把我的牛奶分给他,叫保姆给他在壁炉架上放个窝……”他高兴了点,奇怪的眼睛像星星发着光。他把小猫轻轻放回篮子,“好极了。对了,你说你有书读。是赛琳娜给你拿的吗?”
  “哦?是的。她的妈妈有时嘱咐她那么做,给我带过几本童话。”Edward盯着Oswald鼻子尖前的空气发呆,之后才回神应道。
  “去拉开最左边的帐幔。从上往下,数第二排,最左一格——是最左边——那几本估计都是你喜欢的,谜题之类,我想。我骗保姆说要看,她给我整理出那些。你可以把他们都拿去,要是有人问就说我送赛琳娜,之后她给你的。”说到“骗”时他的头梗了下,盯着对方的眼睛。
  Edward拿着书从椅子上跳下来时,Oswald要求Edward把最旧的金红色书本拿出来,他把书翻到扉页,抽出一张牛油纸,“最上面的字是我妈妈写的,她——是她以前最喜欢的那首诗,但只抄了一半。后面一半是我父亲写的。”他把纸举了起来,让Edward看袖珍花体字往下水印的花押字和印刷体。“但在那个时候,她已经不在很久了”他的眼睛里开始浮现一层伤心的光泽。
  严格意义上地说,Edward见过他的妈妈。在所有陈列着油画的地方几乎都能看到她那双忧郁的蓝眼睛。从打洋伞的少女再到端坐的少妇——那些画像全都被擦拭得最亮丽。
  关于女主人为什么离开,城堡里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。一层洗衣房里的贝利说她是个画家,等认为Oswald能照顾好自己后就去了意大利;厨娘却说她和Cobblepot先生结婚后很快就得了大病,Oswald会说话后不久死在伦敦最好的医院。她“死”后曾有个倒霉的保姆触犯了这茬儿,小王公又哭又闹,最后又发了一大场烧。再往后所有人都知趣在两位Cobblepot先生面前讳莫如深。
  现在——不知好了多少地——Oswald已经愿意和Edward讲这个了,Ed很高兴。他希望能一直看到Oswald微笑,而不是躲在屋里给妈妈抽噎。这是个不错的起点,不是吗?
  Edward握住了他的手,他也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那么平静。Oswald迟疑了下,没有甩开。他们开始读一本说两只英国兔子的绘本。
  “当天气好起来时,我可以带你去旷野。那边的草也很好闻。”看到两只栗色兔子躺在草窝时Edward突然说。之后他站起身,把被角展平。“看你的眼睛,你估计要睡觉了。我现在应该回去吗?”
  “再等等。给我讲讲荒野吧。我想要睡着时你还在这儿。”Osward的眼皮似乎在打架,但他仍坚持着抬起眼,盯着Ed在踏脚凳上坐好。
“……当我们穿过第三个隧道时,就只有最西的湖面上有太阳的光。红色全不见了,但看得见浅浅的蓝色亮光。村子里的油灯都是那时候点起来的。”Osward的睫毛贴上了脸颊。他真的睡着了。
  Edwald在他额上亲了一下,就像他在印度的姆妈会做的那样。之后他举着蜡烛退回去了。

心虚……我的脑洞是女孩!Barry是猫薄荷精,猫咖里的女孩!Harrison是猫变的,结果没体现出来( ´゚ω゚)
下一章可能会好吃点【溜】

为什么这个不能同时放两根吸管啊

神经病的校园生活【贾尼】【跨年贺文】

警告 全员性转 除了智障无逻辑小学生文笔什么毛病都没 与脑洞走向并没有什么关系

‘shitttttttt!'托尼在与笔记本的键盘斗争半小时后,终于忍无可忍揪下耳机。‘jar,明明你才是怂恿我加入文学社并且更擅长电脑的那个,为什么内谁要让我来赶这次发言稿?’托尼蜷在电脑椅上,无意识地啃着指甲。‘我当然乐意为您提供帮助,但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去做。’贾维斯轻轻把电脑椅转了过来,拿出长风衣口袋里的指甲剪,蹲下身把托尼的右手拯救了出来。

文学社长和助理佩珀尔 波茨从门口走过来了。

一对百合一对姬。佩珀尔这么想,也不小心这么说出来了。然后在社长疑惑的眼光下欲盖弥彰地笑了笑。

‘出校门后向西走212米左右新开了一家甜品店,您愿意去尝试下吗?’‘善。’贾维斯把托尼金红色丝巾的三角结拉正后,两个人便手拉手出去了。








彩蛋

文学社长:告诉她们,这次的稿子不用她们写了。





【贾尼】性转试水

早上六点,马里布。
贾维斯上楼敲了三下门,还没听见回应。
门没锁,她进屋把两侧窗帘拉开,才听见被子里传来托尼的声音:“jar,想都别想,今天你一个人去。”贾维斯把卷成一团的被子展平,顺便把她抖了出来:“今天是假期倒数第二天,而且学校规定今天一定要去报道。如果您还想在家完成早餐,lady toni,是时候起床了。”
托尼无神地盯着泡泡糖罐:“贾,是时候把煎蛋从早餐里划去了。今天你又煎老了,还有,我不想喝这个,能把咖啡递给我吗,最贴心的贾?”“为了您的健康,答案是否定的。另外,您的行李已经在楼梯口放好了,下去的时候记得拿上。”贾维斯把皮筋从托尼右手腕上褪下来,贴心地递来了梳子,最后又忍不住若无其事地揉揉托尼的一头卷毛。“等等,又一所寄宿制?我可以申请离校住宿吗?”“根据Ms.Stark的意思是不行的。引用她的话,您需要跟我住同一宿舍。”她顿了一下又补刀:“又或许您更喜欢大通铺?”“...知道了,nanny.”

警告!这篇私设巨多!虽然这个段子没有,但我想下一篇如果有的话会比较明显。
我开的脑洞是贾维斯是英国人,母亲和Maria Stark交好,所以来求学的时候是住在托尼家的。比托尼大比托尼高,两人同岁但她明显沉稳得多。并不是她的管家,所以结尾那句nanny其实只是调侃|・ω・`)
至于她为什么叫托尼lady?因为她礼貌啊_(:з」∠)_【憋打我】

我做出了一个重大【不】的决定……

我完全是被这位写dc的太太给炸出来的 @冬吧搂着海王荒川 你们快去围观她那篇性转文啊!找不到链接了,去搜 海王兄弟 就能找到。
(/ω\)好我们该转入正题了。我如果想写一篇双性转的贾尼校园au你们会不会想打我?

试着建一下梦游的人设【之后失败了】

托尼-没有女装-别问了-斯塔克 误入者【请务必原谅我糟糕的文学素养】【我的节操不允许我打下爱丽丝三个字】

贾球 妙妙猫

没错就这么多 我又百度了下才发现爱丽丝梦游仙境里女性角色偏多,所以除非来个全员性转否则不会有完整世界观了 而且钢铁侠里角色画风太不一致了吧【摊】但我还是还原了几个脑补片段

'那不是最重要的,sir。现在这个世界已经面临崩溃,所以我们决定向您求助。’大脸猫停滞了一下,之后用英国口音平稳地说,继续在半空不紧不慢地转着圈儿,蓝眼睛里继续闪着无机质的光。’拯救世界?听起来有点意思。’托尼 斯塔克扒拉着头顶的草叶,扬了扬左眉毛。‘是的。而且我知道您不会袖手旁观。’


托尼-我回来了-斯塔克睁开眼睛。‘wake up,daddy'shome.''welcome back,sir.''sir,监护仪显示您的各项指数已恢复正常。’‘我知道。对了,我给你做个实体吧Jar,你觉得怎么样?’

梦游仙境【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】【贾尼】

明天就要考试了,然后我突然开了个奇怪的脑洞
大概就是托尼-二十一-斯塔克掉进了兔子洞,贾维斯-妙妙猫-斯塔克带领他勇斗恶龙【看过电影的都知道并不是】,最后真正返回现实后贾对他说“sir,welcome back.”
好吧我初衷是看贾球害羞
请勿带入妙妙猫的那口好牙_(:з」∠)_
哎呀手机秒字真好慢,如果可能我周末会填(●—●)

最初是看bilibili上的蝙丑剪辑知道的
之后兴冲冲去酷我搜时看见评论区来全是【熏疼钢铁侠.jpg】
之再然后又找到一大堆钢铁侠个人剪辑,算是彻底记住这首歌了
而且这个小姐姐唱歌本来就超好听xd

隔壁那小子不大对劲

偷偷 安利一下@山海闲士 多重身份`cp互怼`家暴梗的完美结合,坐等发糖XD!【企图拉太太入蝙超】

六条鱼干:

双特工AU 史密斯夫妇梗 脑洞特别有毒 请谨慎






“好了,我该往哪边走,阿尔弗雷德?”




“走到电梯,左转。地下室的服务通道,就是那儿了。先下楼。”




“然后?”




“现在厨房在你的右手边。左转,前面就是你要去的地方。”




布鲁斯将程序载入主服务器,倒计时从七分钟开始跳动,他环顾四周,“我不能一直待在这儿,阿尔弗雷德,这里一个人也没有,太显眼了。”




“哦,那您不妨上楼交际,说不定大都会的某位年轻女士正对您的胃口。”




“想法很好,阿尔弗雷德。” 布鲁斯关闭通讯,走回大厅,开始享用今晚的第一杯马提尼。入口处似乎发生小小的争吵,他闻声看过去。穿着土气格子衬衫架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杵在门口,后面已经围了一大群不耐烦的排队人群。




“别逼我动手,小子,现在早就过了一张记者证走天下的时代了。想进去,你得有邀请函,否则免谈。” 保安粗鲁推搡着他,那男人却坚持着不肯走。




布鲁斯过去解围,“让他进来,他跟我一起的。”




两人同时诧异地看向他。克拉克显然反应更快,在脱下包带放上传送带的同时摸出里面的袖珍手枪,旋转卡进袖口,双手高举,金属探测仪扫过他身体后迅速反手插进后腰,再伸出手臂接受检查。




“谢谢。” 克拉克勉强挤出一个虚假的微笑,看在上帝的份儿上,他并没有真的想要进到这场宴会中来,他只想在人多的地方拖延,藏匿行踪,“我还以为我今晚要交不了差了。”




“噢,不必,” 布鲁斯托起另一杯酒递给他,“所以,你今晚的任务是?”




快想,克拉克,你可是个特工,能应付得了这种情况,想想你的训练——克拉克在脑中展开瞥见的那份宾客名单,从中选定一个名字,他的搭档露易丝早晨才提到过——“布鲁斯,布鲁斯·韦恩,我奉命采访他。”




布鲁斯眉毛挑起,“你是哪家出版社的?”




“星球日报,克拉克·肯特,” 克拉克主动伸出手,“你是?”




“我就是布鲁斯·韦恩,” 布鲁斯伸手与他相握,表情微妙,“所以这不是一个玩笑,来自星球日报的克拉克·肯特,你连你的采访对象都不认得?”




克拉克的笑容突然凝固。




“我一点也不希望这是我的报社。” 布鲁斯拍拍小记者的肩膀。




“抱歉,韦恩先生,我——”




七分钟的计时到了。布鲁斯抬手截断他的话头,“看来你今晚还是交不了差,我不接受临时采访。”




克拉克目送布鲁斯的身影穿过人群,他鬼使神差地跟上去,在厨房的转角目睹西装革履的男人从机箱上拔下一个黑匣子,装进口袋。




哇哦。克拉克心想,窃取商业机密?




他在被发现之前及时撤离,布鲁斯径直离开了宴会,克拉克追出去,只看到一辆兰博基尼绝尘而去。




第二天,他搬进新房子,这辆跑车就从他家对面的车库开出来。




克拉克突然想起来,签合同的时候抬头似乎是标着“韦恩企业”。




******




这个布鲁斯·韦恩,有问题。克拉克想。我得一探究竟。




******




“大都会的姑娘如何,韦恩先生?”




“没有大都会的姑娘,倒是有个大都会的小伙,竟然还搬进到了房子对面,很可疑。”




“……请您稍等一下,一位男性?”


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


“……没事,韦恩先生,祝您今天愉快。”




阿尔弗雷德也怪怪的。




******




当天傍晚克拉克扛着除草机蹲在路口等布鲁斯回家。




“韦恩先生!韦恩先生!昨天的事情实在抱歉,作为补偿,请让我一并帮您打理草坪。” 克拉克推着除草机不容拒绝地开进对面的花园,除草机下面装着扫描仪。




他们做特工的都知道,安全盒屋内一个屋外一个,里面装着不连号的现金,伪造的身份证明和武器。如果能找到布鲁斯·韦恩的安全盒……克拉克满头大汗推着除草机心里美滋滋。




布鲁斯在露台的躺椅上喝茶,似笑非笑地欣赏他的胸肌。




克拉克回去之后看着扫描图上的那个小方块儿,果然不出所料,带着胜利的喜悦当夜他就扛着铁锹悄悄去挖光秃秃的草坪,挖了半天,啥也没有,克拉克扩大了挖掘范围,还是没有,他不死心的把整块草坪翻了一个遍,依旧一无所获。




躺在床上听着动静的布鲁斯满意的想,今年郁金香球茎肯定能长得很好。




第二天。




“怎么,克拉克,看着不大精神啊?”




克拉克顶着两个黑眼圈:这个布鲁斯·韦恩,绝对有问题!




******




克拉克邀请布鲁斯来自己家晚餐,主场作战,想要扳回一局。




他请了露易丝,布鲁斯也带了女伴。




布鲁斯完美的吸引着两位女士的注意力,克拉克觉得自己就像个端盘子的,事实上他也一直在端盘子。




“露易丝,你应该是我的女朋友!” 克拉克把搭档拉到一边抗议。




“我只是假装你的女朋友,” 露易丝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布鲁斯,“而且你完全没提过你的邻居就是那个布鲁斯·韦恩!”




该死的布鲁斯·韦恩,该死的男人魅力!




餐桌上克拉克故意将红酒朝露易丝的方向推倒,千钧一发之际,布鲁斯稳稳接住了即将碎裂在她裙摆的玻璃制品。




克拉克瞪着他。这种敏捷的身手不是一个花花公子能有的。




“幸好我在大学时代是明星投手,” 布鲁斯从善如流的解释,“可不能让女士完美的衣着染上污渍。”




两位女士一齐发出娇嗔,露易丝责怪他,“克拉克!就你笨手笨脚的!”




真是抱歉。” 克拉克心想,这种蹩脚的解释,也想骗得过他?




******




两人的交锋持续,你来我往,火药味十足。




这里省略十万字互相搞的过程,最终比分9:10。




******




落后1分的克拉克最终先沉不住气,挑起了正面战争。




一把餐刀明晃晃地插到布鲁斯面前,“我想我们都心里有数了,布鲁斯,” 克拉克挑衅,“来决斗吧,输的人就要亮出真实身份。”




两人先使用冷兵器以及身边所有能利用的物体将房子进行了大拆迁,当已经没有趁手的武器可以使用之后就开始肉搏,你一拳我一脚,打着打着就变了味儿,两个人缠着扭着一起滚到地上,你压着我我压着你。




“你硬了,布鲁斯。”


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


他们的嘴唇碰在一起,干柴烈火熊熊燃烧,一片废墟中互相帮助打炮。




他们都还沉浸在高潮中气喘吁吁,真的炮轰进了房子。




“一定是冲着我来的!” 克拉克往外瞄了一眼,率先摊牌,“好吧,我说了,我的真实身份是特工。”




“你的伪装技术烂透了。” 布鲁斯毫不留情的点评,“你是谁家的?你的老板应该感到羞耻。”




“XXX组织,说了你也不知道。”




布鲁斯难得吃惊,“你是XXX组织的?”




“该你说了,”克拉克装好手枪递给他,“你会用枪的吧?”




布鲁斯没有接,“那他们肯定是冲着我来的。”




“因为我就是XXX组织的头头。”




克拉克:???




布鲁斯:太可耻了。




布鲁斯拉着他猫着腰走,“你这种女孩子玩的袖珍枪是没办法与他们的火力抗衡的,” 他砸开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的烤箱,三层机关枪和一支反坦炮。




克拉克不得不服。




克拉克火力掩护布鲁斯到车库,两个人开着那辆兰博基尼跑路。




“没想到这车还能防弹?“克拉克从后窗看着追上来的车,“能甩掉他们吗?”




“只要你闭嘴坐好就能。”




******




他们逃到安全地带,布鲁斯联系阿尔弗雷德询问事情的因果。




“咱们组织里还有个叫克拉克·肯特的蠢货?”




“嘿!你不能这么说我,鉴于你刚刚跟这个蠢货来了一发?”




“是的,韦恩先生,不过这是一个意外。组织的本意是安排一名您也不知道的秘密特工在您身边,以备不时之需,还记得那场晚宴?原计划是一位美貌的女特工,我也不清楚中间出现了什么差错,最终与您接触的变成了克拉克·肯特先生。”




“没关系,凑活能用。”




“韦恩先生?”




“不过,别让他在什么星球日报当记者了,” 布鲁斯勾唇看向比他颜色稍淡的蓝眼睛,“克拉克·肯特调职为布鲁斯·韦恩的私人秘书,即刻生效。”




-END-






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